× 登录 | 还没注册

确定忘记密码

旅行日志 | 寻找城市 | 手机客户端

沙溪古镇 前世与今年的相逢

大灰灰来自丽江2014年06月25日 23:50

云南的沙溪,位于丽江与大理之间坝子里的小镇,它是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,曾拥有着繁荣与昌盛的岁月。有老外专家评价,这里是茶马古道唯一幸存的集市。它没有丽江的繁花似锦,没有大理的文艺张扬,只是安安静静地呆在那里,就那里,古朴而遥远,任凭岁月无声无息的流逝。

从丽江出发前往剑川县,再转了1小时的小面的到达。剑川到沙溪古镇的路基本都是盘山路,兜兜转转。车上除了我之外没有游客,当地人们大声交谈的言语充斥脑门,此时不觉得聒噪,反而有种异样的满足。

到达沙溪,已是下午四点多了。踏进寺登街,静谧与安宁出乎意料之内,老房子林立,店铺零零散散地穿插其中,街上行人不多,游客几乎不见,生活气息浓郁。一股熟悉感由然而生,难道这是前世居住过的地方吗?

背着大包的我有点不堪重负,首要解决的问题,还是得找个住的地方。这里有出名的客栈有马圈46青年旅舍,或更高档次的老马店等,我选择了朋友推荐的三家巷客栈。这是一家民居院子,离古镇入口不远,在寺登街的路旁。有着一百多年的木制老房子,我在二楼单间安顿了下来。虽简朴但干净,除床铺和一张木有木椅外,就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了。老的木房子隔音并不好,却不妨碍对此的喜欢。

跟主人欧阳大叔闲聊时,他说起年轻时也去过很多地方,那时并没有像这样的背包大得可以把所有东西都装在一起,只是随便拿个袋子装起两套衣服,有时连衣服也不带,风尘仆仆地去了又回。后来,在家乡开起了这家小客栈,接待来自天南地北的人们,每天都在忙碌中度过。感觉已经营了好久好久,至于是多少年,他也记不起来。客栈的院子里种了一株石榴树,据说跟客栈同龄。树下摆了些散落的老旧桌椅供大家坐着晒太阳、聊天。我到的时候,正是石榴的花期,坐在树下时,总能透过叶子和花朵看到耀眼的阳光。大叔说,每当石榴成熟时,又是另外一番光景。

我看离日落还有段时间,走出了客栈,拐进四方街。百年风霜的老槐树立在其间,鸟儿在快乐地鸣唱。张眼望过,空旷而宽敞,左边是魁阁古戏台,右边是兴教寺。几个白族的老太太坐在自家店门前,或是发呆,或是看孩子玩耍,或是忙着手工活……

茶马古道造就了沙溪的包容与开放。兴教寺,建于明永乐十三年,一进三院,已有近600年的历史。它是我国目前保存规模最大、最典型、最有代表性的佛教密宗“阿吒力”寺院,镇守在大门两旁的是木造密迹金刚,亦是民间俗称的“哼哈二将”。寺内保存有明代为数不多漫漶不清的壁画,已很难辨认。古戏台对着兴教寺的大门,据说戏是演给神佛看的。古戏台边上有茶马古道的陈列馆,主要是马帮器物和出土文物,我去的时候,门是关着的,所以无法前往。

欧阳大叔跟我说,穿过东寨门往右手边沿河走大概10分钟的路程,就可以看到玉津桥。这河名叫黑惠江,玉津桥横跨在此江上。这座古老的石拱桥,始建于清康熙年间,历经沧桑几近坍塌,在1931年,由云南大理州剑川县沙溪民众募资再建。古桥承载着厚重的历史,茶马道经此桥去牛街到达大理,而世代居住沙溪的白族人则需从此通往田间劳作。

玉津桥是单孔石桥,跨空12米,高6米,桥长35.4米,宽5米,石柱石板护栏。拱顶上有石雕鳖头,雄视黑惠江上游,另一侧是石雕鳖尾连接黑湛江下游,护栏尽头有四只“娃娃鱼”石雕。几百年的日晒雨淋,雕刻石雕鳖头也逐渐只剩下了轮廓。桥上的石板路在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光阴下,被踩踏得凹凸不平,道尽了人间欣喜与繁荣,快乐与悲伤。

夕阳西下,坐在桥头,看着从田里劳作归来的村民。他们黝黑的脸上,带着疲惫而满足的笑容。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是多少现代人所向往的。总是被欲望驱使前进的我们,过着你争我夺的日子,羡慕的也许是能这样简单而快乐的活着。

走过赶集

每逢周五,是沙溪的大日子。远在山里寨子居住的人们会下来赶集,购买一周的所需品,或把自己的种植的农作物、养的牲口拿出来售卖,换取生活本钱。顾彼得在《被遗忘的王国1091-1949》提到的传统市集,依旧可以在此体会得到。

这是件有趣的事情,我走到了市集,挑了块石板坐下,看着人来人往,就像看一出曼妙的电影。背着竹篓子穿戴鲜艳醒目民族服装的彝族妇女,用绳子赶羊的大叔,蹦蹦跳跳的孩子,他们穿插其中,渐行渐远

中午过后不久,是市集最热闹的时候。无处不充斥着喧哗的人声,吆喝声,音乐声,人和牲口乱成一团,想要从拥挤的人潮中通行,还得使出喝奶的劲儿。这里有着新鲜的蜂蜜,清脆可口的盐水青豆,黄金般的乳扇,各色各样当地的小吃……还有自酿的梅酒,色泽浓厚,在阳光底下红润动人,忍不住问老板要了一口尝尝,甜滋滋的。

逛累了,在路边随便找了家卖凉虾铺子坐下,要了一碗凉虾解解闷热。凉虾是一种面制品,在炎热的天气里最受欢迎。当地人会把冰块放在桶里泡着凉虾,吃的时候,再加进预先制好的糖水,清甜可口,孩子们最喜欢了。

在集市回客栈的路上,听到一游客说,“啊,这就是赶集啊,不就是卖东西嘛,都没有什么特别的……”我皱了皱眉,是的,这就是沙溪的生活,普通的小镇生活。市集上的古老文化随着年代的久远肯定被冲淡了不少,他们所做的都只是为了养家活口。我们如此期望寻得不一样的东西,那不禁要问问自己,有带发现美好的心出门了吗?

小店or生活

每到一处,总爱去找寻那些温暖的小店。正是这个习惯,让我遇到了她们。在这个幽静的古镇里,在沙溪清浅的岁月中,简单的相伴与寂然的安宁,显得是那样的动人与美好。择一城终老,遇一人白首。在此,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➢老槐树咖啡

在百年的老槐树对面、古戏台旁,有一家名叫老槐树(old tree cafe)的咖啡馆,店主是一对来自深圳的退休老夫妇,他们来这开店已经七、八个年头,算是沙溪咖啡馆的始祖。做这个店,并不是为了赚钱。在城市里兜转了大半辈子,什么风浪都见识过了。现在退休了,孩子又在国外生活,俩老就找了个喜欢的地方生活着。每个月他们都会关门,开车外去,到周边逛逛、玩玩。

大叔说,初到沙溪时,游人不多,店铺基本没有,只是图这里安静,适合养老,加上村民友好而热情,云南的气候宜人,就选择呆下来。谁知道一呆,就呆了这么多年。

咖啡馆里贴满了照片,都是关于沙溪的,是他们闲的时候去拍的。木制的桌椅,自制的酸奶和蛋糕,还有姜味炒饭,总让我觉得温暖。现在每天的生意都很好,旁边就是马圈46青年旅舍,常会有外国游人过来闲坐。

推荐大叔做的金汤力,是我喝过最好喝的,请原谅我的先入为主。还有他们自制的酸奶和蛋糕,亦是很棒的。来沙溪,记得不要错过喔。

➢麦秋书吧

人,总会被相同气场的东西所吸引。怀念那日,坐在麦秋的午后。一次呆坐,却是绵长的回味。

那天,阿树在吧台前,切着新鲜的青柠,为腌制作准备。我要了杯越南咖啡,跟她有一句,没一句的搭话着。她散发着淡淡的恬静气息,是我喜欢的女子。看到墙上照片,知道她有个儿子叫小树。她带着他,在这不紧不慢地活着。

麦秋书吧不大,门前种着些植物,透着盎然的生机。开放式的吧台,让你对里面一览无遗,霎时间亲切感倍增。在进门的左手边有一个高高的木制书柜,被书挤得满满的。顺眼望去,好多都是自己未曾读到的书,还有些是不再出版的珍藏。书柜旁边有一台老式的缝纫机。阿树说,闲的时候,会做做布包和书套。

对于这里,遇见了,就会欢喜一辈子。心中念念不忘的,是一个叫阿树的温婉女子和一家叫麦秋的书吧。

后记

欧阳大叔说,大丽高速修通后,到从大理或丽江达沙溪的时间将会缩短半个小时以上。经过村口时发现正在修建着“茶马古镇”的广告牌子,心有点微酸微痛,高兴着也哀伤着。随着来往的游客越来越多时,沙溪还会是原来的沙溪吗?

抵离方式:

从昆明出发的话,先大巴车至大理或丽江,再到当地汽车站再换车前往剑川,亦可直接从昆明乘坐到剑川的班车,再换到沙溪的小面的到达。

我要评论先去登录>>
喜欢(0)评论

来自城镇

丽江

×沙溪古镇 前世与今年的相逢
先去登录>>

评论取消